2020年1月14日 星期二

走入山林,向山致敬


【哈佛商業評論電子報】包含領導、創新、策略、管理等四大領域精彩內容。歡迎訂閱,與世界一流的管理接軌! 如果你是美食主義的信奉者,喜歡動手打理家中事物,並堅信生活值得用心去經營,歡迎加入【生活高手】行列!
★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u值媒  udn部落格  
2020/01/14 第134期 | 訂閱/退訂 | 看歷史報份 | 科學少年 | 粉絲團
 
編輯的話 了解是敬意的開始
本期主打 走入山林,向山致敬
好文推薦 BMI值裡的數學
少年一推理事件簿-遙遠的偵探夢
活動專區 全班來投稿!熱情徵稿中∼∼∼
跨域培養閱讀習慣!現在訂閱《科學少年》及《好讀周報》享超優特惠價∼
   
了解是敬意的開始
《科學少年》編輯總監 陳雅茜
去年底,行政院提出「向山致敬」的政策,獲得不少支持。許多人愛山、喜歡走入山林,但新聞裡卻也時不時會傳來山難的消息,讓人不禁對山又愛又怕。《科學少年》希望透過〈走入山林,向山致敬〉,讓大小讀者感受臺灣山的重要與獨特之處。如此一來,才能知道為什麼要向山致敬。

另外,胖瘦問題不論大人小孩都很關心,對胖瘦的判斷,日常裡最常用的標準之一就是BMI值了。但你知道嗎?BMI值其實隱含了數字的謬誤。生活裡的種種課題要怎麼看待?就從了解其中的科學細節開始吧!

 
走入山林,向山致敬
撰文/陳怡軻
你爬過山嗎?臺灣的山很美,但是在臺灣,入山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許多地區必須先申請「入山證」才能進入,相關的設備如山屋與步道也不夠完善,很多人與山岳的距離始終很疏離。但前不久,政府宣布了「向山致敬」的新方向,希望鼓勵大家多走入臺灣的山,並以「致敬」的心情親近山岳,同時開始簡化申請入山的流程,普及更多登山的知識,也積極修建山屋等設備。但在走入山林之前,我們是否該先了解,臺灣的山岳有什麼特別和珍貴的地方等待我們去探尋呢?

臺灣,山之島國

臺灣的誕生是因為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海板塊的碰撞推擠,不僅將臺灣這塊島嶼擠出了海面,還形塑了這塊土地上無數的大山。臺灣的面積不大,不到四萬平方公里,但這塊土地上有五大山脈,超過3000公尺的高山有268座!是世界上高山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,以面積為臺灣十倍的日本為例,超過3000公尺的大山只有20幾座!

山地占了臺灣面積的三分之二,而且海拔高度變化很大,也因此孕育了格外豐富的生態。有機會去爬山時,你會發現周圍的植物、氣候、風景,會隨著山的高度而不同。從熱帶地區常見的闊葉林、適合生長在寒帶的針葉林,甚至是高山寒原……分布在不同緯度的各種森林和植物種類,幾乎都濃縮在臺灣的山區裡。而且從平地到高山,通常只要幾個小時內就能抵達,這讓處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,不用從赤道飛到北極圈,也能看見各種緯度裡多樣的森林。當然,如果你眼尖的話,還會發現不同海拔高度裡住著不一樣的動物,或是用你的耳朵聽,光是鳥鳴聲就不同了。

因為高山,讓各緯度的生態環境都能出現在臺灣,豐富多元的棲地優勢讓許多生物棲息在這座島嶼上,使得臺灣的物種數量甚至高達六萬多種,約占了全世界的3.8%。

臺灣的山不僅美麗,還是各種生物的家。近年愈來愈多人發現這些迷人的生態資源,走入一座座雄偉的高山,當中也不免發生遺憾。「向山致敬」鼓勵我們走入山中體會大自然,但也提醒我們對大自然懷抱敬意,要對山有更多理解才能自我保護,在欣賞山之美時,也為入山的行動負責,更要積極保護山林,以此對大自然致上最高的敬意。

[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《科學少年》2020年1月 ]

 
BMI值裡的數學
撰文/賴以威
我們周遭有些朋友的身材胖胖的,看起來很「福氣」,只是如果過度肥胖也會生病,那就不健康了。

但怎麼樣才算是胖呢?體重計顯示的數字很大,就代表肥胖嗎?如果這個人的身高很高,體重也難免比較重啊!在19世紀,比利時的數學家凱勒特就認為,一個人是否肥胖,應該有統計數字可做為依循的標準,於是發明出身體質量指數BMI(Body Mass Index),把體重跟身高都一併考慮進去計算,用來表示一個人的肥胖程度。就像是否發燒可以從溫度計的數字來判斷,是否過胖也可以用BMI 值來判斷,BMI 值愈高,代表你的肥胖程度愈高。它的計算公式是:

BMI=體重(公斤)/身高(公尺)x 身高(公尺)

在數學上,「自己」乘「自己」可以表示為「自己」的二次方,把2 寫在數字的右上角,公式就能化簡寫成:....

[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《科學少年》2020年1月 ]

少年一推理事件簿-遙遠的偵探夢
撰文/翁裕庭 繪圖/陳小雅
我剛收到的生日禮物是一副望遠鏡。

我爸送出禮物時,說他希望我可以學著看事情看遠一點。他覺得我的個性太毛躁,總是輕率的做出決定。在我爸的觀念中,太快下判斷是查案時的致命傷,因為會很容易被表象誤導,甚至做出錯誤的推理。

「失之毫釐,差之千里」是我爸的口頭禪,而且他說他不是神探,能破案靠的是一步一腳印、不辭辛勞的查訪與蒐證。但問題是,像我爸這種刑警一點都不酷,而偏偏我就是想當神探,能在眾人崇拜的目光下伸出手指頭,指著某人的鼻子說「兇手就是你!」這種感覺真是酷呆了!為了證明我的能耐,我必須搶在黃宗一前面查出劉孟華失蹤的真相!

「你真的不知道班長會消失不見?」

「我哪會知道啊!」

我第一個質問的對象是錢若娟,她的反應是一頭霧水。

「他都跟你告白了,怎會不告而別?」

「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?」

「他為什麼喜歡你?」

「你不要一直問我答不出來的問題啦!」

「你是當事人欸,」我追問下去。「你是不是對他暗示過什麼?」

「暗示?」她皺起眉頭。「我一向不拐彎抹角,有什麼就說什麼。」

「可是,總有個跡象吧?」

她沉思了一會兒。

「硬要說的話,就是那次校外教學去走吊橋,途中他突然手腳發軟而動彈不得,我就幫了他一下。」

「怎麼幫?你抱住他給他呼呼,還是牽著他的手走過吊橋?」

「什麼呼呼?你不要這麼噁心好不好?我只是叫他深呼吸,慢慢踏出腳步。」

「看來吊橋效應還是有效的嘛。」

「至少對我沒效。」她不以為然的說。

「幹嘛啊,邱政,你是在抱怨沒在吊橋上跟誰配對成功?」

章均亞突然迸出來插嘴。

「心中有怨的人是你吧?每天都在唱什麼愛啊恨啊的情歌,你巴不得趕快跟誰談戀愛吧?」

章均亞眼裡像是快噴火了,結果卻發出冷笑聲。

「你根本沒在關心班長的安危,只想打敗黃宗一,」她伸出手指頭數了數。「很抱歉,你目前的戰績是0勝17敗,而且你的敗場數還會持續增加。」

她用難聽的話酸我,我立刻反擊。

「在我查出真相之前,你不必太擔心。像你這種醜女,絕對不會被變態盯上。」

「你說誰醜女?」

「誰回答誰就是囉!」

沒想到余唯心搶先一步打岔。

「照你這麼說,姚夢萱和湯子怡豈不是都會被盯上?」

「我爸說,罪犯有自己的審美觀,他們對美女的認定標準可能跟我們不一樣。而且罪犯挑選的受害人可能有某種一致性,比方說都是留長髮……」

「但班長是男生啊?」鄭少傑突然問。

「所以你也要當心了,」我故意嚇唬他。「你們不是交情還不錯?他什麼都沒跟你說?」

「出事之後,我才意識到他很少談自己的事。他是從哪裡認識那個蒙面魔術師,我覺得很納悶。」

對了,那個魔術師該不會就是青鳥?我靈機一動,轉身對游瑞文大叫。

「游瑞文,你過來。」

「有什麼事?」他怯生生的走過來說。

「你不是很懂動物?趕快告訴我,青鳥是哪種鳥類?」

他一臉困惑。

「我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有青鳥,在傳說中,青鳥象徵的意義是幸福和快樂,牠並沒有明確的形態……」

「你不曉得牠長什麼樣子?」

「我沒親眼看過,青……青鳥只是一種虛幻的存在……」

在我目光逼視下,他愈說愈小聲,吞吞吐吐的模樣簡直就像作賊心虛。

「青鳥是藍色還是綠色?你模仿牠的叫聲給我聽!」

「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也不……不會學牠叫……」

「你是不會還是不想?」我大聲怒喝。

「邱政,你不要這樣,」錢若娟從中介入。「游瑞文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他沒必要騙你。」

「說不定他就是青鳥!」

「17連敗讓你腦袋炸掉啦?」章均亞說。「班長從舞臺上消失時,游瑞文就坐在臺下,他怎麼可能是那個魔術師?」

「可是他的態度很可疑,如果沒做虧心事,幹嘛支支吾吾的?」

「你爸就靠這招破案是不是?」馬玉珍說。「先大聲威嚇,再來是嚴刑逼供?」

我發現大家都在看我,眼神盡是不屑。唯一不同的是黃宗一,他的眼神空洞而非不屑,好像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。

「可惡!」我大叫。「你們全都聯合起來對付我!」

我頭也不回的衝出教室。

我站在走廊看著天空發呆。天氣很好,但我的心情非常不好。

都是你害的,黃宗一。在你轉學過來之前,我是班上的意見領袖,沒人會質疑我,只有劉孟華能跟我競爭第一名;但是你轉來之後,我講什麼都被打槍,而且考試再也沒拿過第一名。

我想起我爸說話的口氣,他說他自己不是當神探的料,但他認定黃宗一是神探。真是可恨!黃宗一,我非打敗你不可!

咦,我眼角瞥到有亮光閃爍。我的目光迅速投向對面西廂樓一樓走廊的右側角落,那裡有幾條人影在晃動。可是太遠了,我實在看不清楚。我拿出口袋裡的東西放在眼前。

「你的望遠鏡看起來很高檔。」有人在我旁邊講話。我轉頭一看,是何文彬。

「誰要用這種東西,隔著眼鏡看很不方便。」

「可以借我用看看嗎?」

「不行,你很可能會借了不還。」

「你就這麼不信任我?」

「誰叫你給人家的觀感不佳。」

「這句話我也原封不動還給你,」他沒有動怒,反而嘻嘻一笑。「你是不是覺得大家都不挺你啊?」

我一時啞口無言,索性拿起望遠鏡繼續觀看。哇,這下子看得可清楚了,遠處有幾個同學在搬東西,其中一人正在搬的方形物件一隅射出白光,另一人搬的布袋開口處露出疑似黑色髮絲的東西。

「不會吧?」我心一驚,拔腿就跑。我衝下樓,橫越操場,跑向西廂樓的一樓走廊最右側,可是等我抵達那個角落時,已經不見任何人影。

「你看到什麼?」

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嚇了我一跳。又是何文彬。

「好像有人在搬運屍體和刀子,」我敘述給他聽。「但你相信我講的話嗎?」

「我信啊,」他說。「我們學校是犯罪現場,所以這裡可能有嫌犯,甚至有可能出現下一個受害人。」

居然沒被反駁,我心裡有點得意。

「那幾個是五年二班的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

「我的視力是2.0,」他又說。「我去幫你打探看看。」

「你願意幫我?」

他微微一笑。

「你有想過,如果福爾摩斯的助手不是華生而是亞森羅蘋,結果會怎麼樣嗎?」

「絕對是天下無敵,」我不加思索的回答。「神探和神偷聯手,就是兩個天才的組合。」

「一個在明,一個在暗,」他壓低聲音說。「我可以暗地幫你打聽情報。」

「好,」我想了一下才說。「我們先合作一次看看。」

「說不定會挖出驚人的真相。」他笑咪咪的說。

吃完中飯,進入午休時間,有人趴在桌上睡覺,有人在小聲聊天。我正在看書時,何文彬過來輕敲我的桌子,示意我跟他往外走。我們沿著走廊向左走,何文彬突然停下腳步。

「望遠鏡帶了嗎?」

「在我口袋。」

「那就好,」他左右張望,四周沒半個人。「聽說五年二班班長是下個目標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我的耳朵立刻豎起來。「有人要誘拐他?」

他搖搖頭。

「目前只知道他有危險,」他突然一臉驚訝的指著正前方。「那是怎麼回事?」

我趕緊拿出望遠鏡觀看。正前方是西廂樓二樓的一間教室,雙開門已經打開了,室內背景不知為何是紅色,灰色地上的正中央擺了一張桌子,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似乎有開,但光線有些昏暗,儘管如此,站在桌子後面的白衣人確實是五年二班的班長沒錯。

「那是什麼奇怪的教室?」

我話還沒說完,班長後方出現了一個詭異的身影,說它是人並不像人,說是鬼也不像鬼。那東西一身黑,面目模糊且披頭散髮,尖尖的鳥喙特別顯眼。這時候它已經晃到桌子後面,而班長完全不曉得自己後方有怪物。我想看清楚那東西的長相,於是用力湊近望遠鏡,結果雙眼反而整個貼在眼鏡的鏡片上。

「你看到什麼?」

我還來不及回答,就看到那個鳥人高高舉起一把刀子,作勢要砍下。「啊─!」我忍不住大聲尖叫,那一瞬間燈光熄滅了,室內頓時一片漆黑。

「到底怎麼了?」

我簡直是呆若木雞。不知過了多久,也許十秒鐘,也許一分鐘,總之燈又亮了,但這次我嚇得說不出話來,因為鳥人不在教室裡,然而班長脖子以下的身體不見了,只剩下一顆頭擺在桌上。

「你發什麼呆?」

何文彬推了我一把,這讓我整個人驚醒過來。我拔腿就跑,沒理會錢若娟探頭出來問「吵什麼吵?」我快步下樓梯,橫越操場,狂奔直衝西廂樓二樓那間奇怪的教室。等我衝入命案現場時,當下完全呆住了,什麼都沒有,沒有鳥人,沒有被切下頭的班長屍體,只有一張桌子而已。

我到底看到什麼?難道是我眼花了?

門口那邊傳來腳步聲,我轉頭一看,何文彬、錢若娟、王元霸、鄭少傑,以及最討厭的黃宗一全都跟來了。我把親眼所見的事發經過講給他們聽,但大家的表情是一臉狐疑。唉,我懂的,今天要是情況對調,我聽了也會覺得這個人是不是瘋了。

「要打電話叫你爸來嗎?」何文彬問。

叫我爸來也沒用,沒有屍體,他不會相信我的證詞,還會懷疑我故意找他麻煩。

「如果五年二班的班長是在這裡被斷頭,現場應該會有大量血跡,」錢若娟的話突然鑽進我耳裡。「但是這裡一滴血也沒有。」......

[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《科學少年》2020年1月 ]

 
全班來投稿!熱情徵稿中∼∼∼
欲帶領同學共同參與「全班一起來投稿」活動的老師,請填寫報名資料。每期將選一校之老師致贈教學所需當期雜誌(至多30本)。獲選之老師請於當月底前提供10件以上30件以下學生作品參加投稿園地。並提供200字以上教學心得與全班拿雜誌之照片。

[活動報名]

跨域培養閱讀習慣!現在訂閱《科學少年》及《好讀周報》享超優特惠價∼
[查看詳情]
 
2020 農曆春節期間電子報停刊公告
農曆春節期間原則上電子報暫停出刊,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。而下列電子報將在春節期間持續熱力放送,陪伴大家一同歡度新年。

科技門外漢 打造市值1600億的5G新艦隊
陳進財,是2019年5G商機發酵最大的驚奇之一,16年來,他讓一家搖搖欲墜的企業,如今變身成無線通訊科技的翹楚。一位科技門外漢,拯救了穩懋、廣鎵與宣德3家電子公司。
 
 
遠流博識網 | 遠流俱樂部 | 遠流粉絲團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